安然

18年尾巴,甜甜的糖水片子

好久不画工笔,看到别人画得很好,总会很冲动的想画画。这次是一次摸索和练习,画的是同学。一开始想画成朦朦胧胧湿湿的感觉,但染色太多遍,把蝉衣宣都磨出毛了,最后不得不将就着画完整。脸部一开始是很干净的,但因为头发没画好,为了不使画面脱节,就罩染了一层淡墨,导致脸变得有些脏了。

画只人鱼小姐,本想画东方人的脸,结果画着画着就成西方脸了。头发本想画成金鱼尾巴的样子,结果也是画着画着就变了。可能功夫还不到家,继续加油吧。